“等等,从火盆上迈过来。”

“赶紧去洗澡,水已经放好了,去去身上霉气。”

“你进来,帮我搓下背。”

“我才不进去,你肯定又在骗我!”叶颖文靠在浴室墙壁上,嘴角挂着笑。

“真的,这次肯定不骗你,昨晚在地上躺了一晚,背上很不舒服。”王耀祖语气无比诚恳。

“真的?”

“真的,你还不相信我诚实守信小郎君么!”王耀祖语气中充满坚定。

“啊……不要,讨厌,都湿了。”

“湿了就脱下来喽,你放心,我就看看,不干别的。”

“啊,你说了不摸的。”

“你放心,我就摸摸不干别的。

……

红色悠闲自在

“呜呜呜……”一阵压抑的声音从浴室传了出来。

……

叶颖文家的大床上此刻一片狼藉,王耀祖搂着瘫软在怀里的美女,手随意地抚摸着,让她尽量感受高潮后的余韵。

“出口公司的事弄的怎么样了。”

“早就弄好了,过两天我老公就回来了,事情我已经跟他说了,他说会带两个朋友过来。”叶颖文小(>^ω^<)喵一样蜷缩在一起,声音慵懒地说道。

“嗯,那就好,明天去找电子加工厂转转。”

“这事弄好了你就准备洗白出来么?”

“没那么容易,怎么,为我担心了?”

“切,我只是不想自己这么长时间投资白费罢了。”

“我让你傲娇!”王耀祖一个翻身骑了上去,“必须狠狠的惩罚你啊,少女!”

……

新界北,船湾。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程海峰没说谎,他确实保了田一铭一下,皮没扒掉只是被调去了船湾守水塘,其实也没什么不好,钱一分不少活还轻松除了上班远点没其他毛病!。

下了班的田一铭拉开车门坐了上去,扣上安全带后便发动车子,忽地感觉后脑上一凉,抬头从后视镜一看,一把黑洞洞的枪口顶在他后脑上。

“听话,敢乱动我现在就打死你!”一个阴狠的声音响起。

半小时后,沙头角一处偏僻的海湾边,王耀祖一把将田一铭从车里拖出来甩在地上,随即上前一脚狠狠抽在他的脸上,顿时,血水混合着几颗大牙便直接飞了出来。

“我说过,我出来后会好好招待你的,臭傻逼。”王耀祖一脚踩在他的脸上,不停地在地上碾来碾去,田一铭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东西准备好了没有!”王耀祖回头问了一句。

“准备好了。”

王耀祖一把将晕晕乎乎的田一铭抓了起来,直接立着杵进一个铁皮桶内。

铁皮桶有田一铭胸部那么高,里面满满的都是水泥砂浆,只有肩膀以上露在外面。

“等水泥干了后给他灌水,多多的灌水,都说活人不能让尿憋死,我偏偏不信,我就想看看他被憋炸了之后会不会死!”

王耀祖忽然扭回过头来,看着被捆住手脚后仍在一边的阿泰说道:“你说,会不会憋炸掉!”

“耀哥,耀哥,饶了我吧,求你了,我已经翻供了啊,再也不敢了,真的,再也不敢了!”阿泰惊恐的眼泪鼻涕一起流话都说不大利索了。

“我问你,会不会憋炸,会不会憋炸!”王耀祖上去就是狠狠几脚,踹的阿泰嗷嗷直叫,连忙说道:“会的,会的,一定会的!”

“我不信,我觉得不会!”王耀祖忽然停下,看着阿泰一脸认真的说道:“做人就要实事求是!”

说着,一把抓起阿泰同样塞进油桶之内,好在油桶够粗,赛两个人问题不大。

“给他灌饭进去,用漏斗灌,我倒要看看,憋尿的先死,还是憋屎的先死!”

阿泰张嘴就要大喊,王耀祖抓住他的下巴一用力,‘咔嚓’一下,下巴就别卸了下来,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任凭两人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速干水泥,只是十来分钟后便彻底硬化了。

还不待往两人嘴里灌东西,王耀祖便发现两人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上前捅咕了几下才发现,两人呼吸极度困难,口唇、颜面青紫,人已经处于昏迷状态,紫绀明显,这么一会功夫下来,紫色的舌头伸出来老长,人直接断气了。

“操,便宜这两个王八蛋了!”王耀祖一脚狠狠踹在铁皮桶上发出咚的一声,铁皮桶纹丝不动。

收回脚,悄悄在沙地上蹭了蹭,王耀祖脸上没有丝毫表示,只是声音低沉地说道:“沉海里去吧,我先走了!”

……

在工业史话上,在80年代初的港岛在世界上是有其特殊地位的,电子工业是港岛工业的支柱之一,产品行销世界各地,而且逐渐向多样化和高级化发展。

香港电子工业起步晚、发展快,主要原因有二:一是劳动力低廉;二是吸引外资在港设厂。

1975年港岛电子产品出口总值为27.57亿港元,1978年增加到64.64亿港元,1981年达到120亿,其中增幅最大的有彩色电视游戏机、电视零件和电脑零件。

新界东北的大埔工业邨,王耀祖身边站着一身OL装的叶颖文,身后是一身黑西装打扮的阿凯和阿虎,对面坐着一家电子厂的老板。

“抱歉,这种订单我们是不会接的。”一个中年男子站起身来,脸色满是冷漠。

“为什么?”王耀祖微微一愣,有些奇怪地问道。

“对不起,我还有事要忙。”现在,这位老板并没有解释的想法。

“其实,我真的想做个好人。”王耀祖站起身来,满脸都是落寞。

包括叶颖文在内都奇怪地看着王耀祖,完全不知道他又发什么神经。

“我一直想坐着把生意谈好,可你非要站起来。”说着,王耀祖站起身来,手从腰间一抹,一把大黑星就出现在他的手中,黑洞洞的枪口就这么顶着对方的眉心。

冰冷坚硬的触感让老板的双眼瞳孔猛地一缩,身体一下就僵硬在原地,浑身上下微微颤抖起来,“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你,你,你把枪放下。”

“现在,能坐下把话说清楚了么?”王耀祖笑的一脸阳光。

“好的,好的。”这位老板僵硬地坐下去,脸上大滴大滴的汗珠开始朝下滴落,他就是个本分做生意的,哪里见过这种场面,曾经最凶险的也不过是被收保护费而已。

这种经历,一次就够了。

“真是的,非得逼我动粗,我真是,太难了!”王耀祖一脸委屈地将大黑星拍在桌面上道。

看把你委屈的,叶颖文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真的不是我推脱,关键做这个东西他犯法啊。”喘了几口气,这位老板才一五一十道来。

……

读者爸爸们,求票,求打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