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问题!古远师叔开口了当然没问题,咱们都是为了抗击妖族而努力。”

王弘满口答应道,这本来就不算大事,人家金丹长老都开口相借了,拒绝也太不给面子了。

“你放心,我们俩也不会让你吃亏,你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出来。”古远说道。

王弘思索了一下,便开口道:“弟子正好有一事相求,弟子这边需要大量的妖兽材料,两位师叔如果有多余的,希望能交易给弟子。”

“此事没有问题,我们手中正好有大量的妖兽材料积压,正在发愁该如何处置呢。”

他们俩做为驻守此处的金丹长老,手中保留的战利品绝对不会少,而且都是品质较好的那一部分。

“一会你就带人来我临时洞府交易吧,物品堆放太多,正好可以清理掉。”古远喝了一口酒后吩咐道。

这时,邋遢老道似乎突然想到一事,便向王弘问道:“对了,王小子,老夫突然想到一个疑惑,我观你收集了那么多妖兽尸体,应该不全是制作灵膳吧?

你收集的不少妖兽尸体都是不能食用的,肯定无法炼制成灵膳,你又作何用途?”

邋遢老道做为一个资深吃货,对于何种妖兽能吃,何种不能吃,自然熟悉无比。

这也是他疑惑之处,因为他见王弘的东洲商行几乎是没放过任何妖兽尸体,全都捡走了。

对于邋遢老道的疑问,王弘并没有觉得奇怪,这件事迟早会引起别人注意的。

秀色可餐诱人

“弟子捡妖尸却实另有用途,两位师叔请看看这个。”

这时,王弘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瓶丹药,倒出两粒交给两人查看。

两人各自拿住一粒丹药,仔细查看起来,甚至还刮下一些粉尘放到嘴里品尝。

“两位师叔如果信得过弟子,可以吃一粒试试,就能明白其功效了。”

一般修士对于自己不认识的丹药,还是很谨慎的,随便乱吃可能会死人的。

两人也是艺高人胆大,毕竟这丹药他刚才已经初步鉴定,应该是二阶,无毒,听了王弘的话之后,竟然直接一口将手中的丹药吞入腹中。

然后眼睛微眯,炼化腹中丹药,感受其药力,过了一刻钟后,两人才睁开眼睛。

“不错!此丹能补充精血,特别是增强肉身力量方面,功效极佳,此丹难道就是用妖兽肉身炼制出来的?”

古远此时面上泛起一阵红光,神情有点激动,他对此丹的价值太了解了。

若是能将斩杀的妖兽尸体都收起来,然后都炼制成丹,这相当于削弱妖族的同时,又在增强人族实力。

目前战斗中,人族修士的肉身实力是远远不如妖族的,一旦与妖族近身,人族修士就只有挨打的份了。

若是能大量炼制这种丹药,此消彼长之下,时间一长,必定能战胜妖族。

“此丹名为精元丹,是弟子配制而成的丹方,正是以妖兽肉身为主要原料炼制而成。”王弘回答道。

邋遢老道此时一张往日形像,竟然直接起身向王弘行了一礼,然后说道:

“王师侄!老夫有一个不情之请,有点不合理,但此事关系到人族兴亡,老夫只能舍下这张老脸来恳求师侄。

不知王师侄能否将这份丹方推广开来,让所有炼丹师都能用妖兽尸体炼制出这种丹药来。”

一般修士自己研制出来一份丹方,都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新研究出的丹方便属于这名炼丹师所独有,就算是所属的宗门也不能强行索取丹方。

这几乎是修仙界约定俗成的一项规矩。

“公布丹方并没有问题,只是这炼制的过程中,还需要一样灵物,这种灵物的数量并不是很多,因此,暂时无法大量炼制。”王弘表情有点为难地说道。

至此,他早已经准备将精元丹的秘密公布出去了,他手下那么多人服用,几乎人人炼体,迟早会被人发觉的。

被人暗中查探,查出一些他不想暴露的事情,还不如他主动公布出去,显然光明正大一些,反而不会令人生疑。

只要不暴露空间的秘密,其它的小秘密都是可以放弃的。

区区一张丹方罢了,对他还不算什么太困难的事。

“哦!不知是何灵物?”

古远和邋遢老道听王弘答应贡献出丹方,心情大好,此时提起兴趣来了,觉得只要能帮助人族在此战中占得优势,困难再大也要克服。

王弘这时直接从一只灵兽袋中,取出一棵很大的灵木,灵木的根被种在一只巨大的花盆中,灵木上还挂着一只只用树枝缠绕而成的大茧子。

灵木被取出之后,便挥动着余下的树枝,向着三人缠绕而来。

在两位金丹修士面前,灵木自然无法呈凶。

“此物我好像有点印像,据说在一处秘境中还生长着一些,只是无缘亲眼见到,你说的灵物便是这个吧?”

邋遢老道凭着金丹期的眼力,自然能看出树上那一只只大茧中包裹着什么。

“弟子也不知这种灵木是何名,便将其称为猎妖树,是我当年从秘中得到的,回来后细心培育,若以妖兽肉身喂养,成长倒也很快。

此树吸收妖兽肉身之后,能结出金色的种子,我便是用这树上的种子为主原料,炼制出精元丹。”王弘解释道。

古远此刻已经拿出一只妖兽尸体,扔向了灵树,兽尸还在空中,就被无数的枝条缠住,一会功夫就缠成了一个大茧。

“这种灵木你还有吗?又该如何培育?”古远询问道。

“这种灵木倒是还有几株,至于培育方法,将种子直接种下去就行了,只要是灵力较为充足之地,都能成活。”

王弘之前也在外界用种子试过,确实能发芽生长,就是前期还不能捕猎妖兽时生长较慢。

“王师侄,能不能卖一棵灵树给我?”古远现在有点迫切地想弄一棵这种树回去观察研究一番。

“当然可以!这株就卖给古师叔如何?”

“如此甚好!不知师侄需要以何物来交易?”古远大喜地问道,他没想到王弘能这么轻松地答应,如今这种树可是跟摇钱树差不多。

王弘这时候也没想好应该要交易什么东西,便说道:“古师叔看着给就行了。”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