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分钟了,鱼都没抬头。在我旁边是咱们光威赛事筹备组的张经理,咱们现场来个小小的提问吧!

张经理您好,我想跟您了解一下,四号坑的整体鱼类分布是啥样的呢?最大的个体有多大?能不能借着这个机会给咱们看直播的水友们简单聊聊!”

这种程度的临时加戏,都在主播跟工作人员的掌控当中,被提问到的张经理很淡定的说道:“四号混养坑,已经有五六年没有更换过鱼了,是竞技钓手们喜闻乐见的老滑鱼坑。

这里面的鱼多半以半斤到一斤以内的鲤鱼拐子为主,也有小部分一斤半到两三斤的鲤鱼!

要问我最大的鱼多大,如果两年前那次清底网到的大鲤鱼还在的话,应该在十四五斤的样子!

这条大家伙是这个塘的镇塘鱼王,很早以前放进去的,刚开始几年隔三差五被钓上来,不知道被钓上来多少次了,最近一两年,咱们厂区的工作人员包括我,没事儿的时候练杆,但是已经好久没有钓到过它了!”

听到这个回答,甜甜眼睛难以置信的眨了眨,问道:“四号塘只有这一条最大的了吗?还有没有其他大鱼?”

“没了!剩下的都是两三斤三四斤的。那条鱼王是硕果仅存的一条老家伙。”

“哇,那这么看的话,峰哥现在正在溜的这条大家伙,有可能就是塘里的这条鱼王呢!好期待!”

“确实有可能,就是不知道中鱼的这名钓手用的线组是多大的!那条老家伙精明的很,如果见了光,肯定会玩命往对面逃窜的,希望他运气好,能把鱼给钓上来!”

……

经过工作人员这么一科普,大家的期待感又上升了一个大的档次,镇塘的老鱼王吖,如果能钓上来,那这一局妥妥的拿下了!

夕阳下温柔治愈系少女绿皮火车上写真

溜鱼还在继续,岳峰已经发现鱼的力量开始逐渐衰减了,但是他一点都没有放松警惕,不到翻肚皮那一刻,岳峰是绝对不会让鱼上来的!

距离比赛结束还有至少二十分钟,岳峰靠的起!

在这种苟到极致的状态下,又过了十多分钟,水下的大鱼终于被溜翻了。

白花

花的鱼肚

皮浮出水面,好几个镜头的特写立马跟了上去。

甜甜:“哇,鱼好大!是鱼王!真的是鱼王!那条大家伙,翻肚皮了!”

“峰哥流弊!这么大,少说也要十多斤!”

“这场又拿下了,一条鱼就能拿小分,妥妥滴!”

只见岳峰慢吞吞的往后挪,一把抓住了抄大鱼用的抄网,再小碎步挪回来,小心翼翼的把网头埋进水里,把鱼拉进抄网头。

等鱼彻底入了抄网,岳峰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妈蛋,成功拿下!

杆子放到一边架杆上,双手拎着抄网杆把鱼提起来。

这是一条雄性大鲤鱼,体态瘦长,不算肥,但是比较健壮,也不知道在食物不多的塘里是怎么保持这个体型的,比那些脑袋大身子细的老头鱼要强不少。

鱼钩挂在正口十二点的位置,嘴唇子愣厚,看起来有种非洲佬厚嘴唇的既视感,大嘴巴不停的张合,但是已经耗尽了力气不怎么挣扎。

岳峰把不成比例小的可怜的六号袖钩给摘了下来,双手隔着抄网网面抱着鱼,小心的放进了鱼护里。

一条大家伙入户,岳峰看了一下时间,还有最后六分钟这一场就要结束了,小分妥妥的稳了。

在这种放松的心态下,岳峰静静的等到比赛结束,哨音响了起来。

裁判跟称重的工作人员又开始给所有人称重,岳峰心情非常好,目光扫过拎起鱼护交卷的其他钓手。

第四场的鱼情可以用可怜来形容,基本上绝大多数钓手鱼护里鱼获寥寥,能有三四条鲤鱼拐子鱼获的人,估计都能拿小分了。

还有好几个直接一条鱼都没钓到,打了个光头。

轮到岳峰这里,就流弊了,鱼护一拎起来,一条至少七八十公分的大鲤鱼在鱼护里,

那种视觉冲击感跟人无我有的自豪感,别提了,就三个字,爽歪歪!

最终鱼获称重统计出来,217斤!不用说,又拿小分了!

“欧耶,这条大家伙钓的真漂亮!太棒了!”娃娃见岳峰统计完成绩,笑呵呵的走了过来。

岳峰收拾好装备,接过了手机。

岳峰:“今天比赛运气不错,晚上没事儿的兄弟们都来,晚上带货,给大家来一波福利秒杀!”

“峰哥万岁!艾玛,等了这么久,可算又带货了!”

“晚上上架多带点,别抠搜的!弄它个十万件八万件的用用”

“就是就是,总共那么点,每次都抢不到!”

通过直播间水友们的反馈,就看得出岳峰这家伙有多受欢迎了,别家主播都是各种用套路忽悠钓友买各种产品,

可是到了岳峰这里,上架数量少了还落埋怨,直播间水友们的诉求竟然是多上架一点,要不然抢不到。

岳峰:“感谢直播间兄弟们今天的陪伴。暂时下播了,收拾装备,吃点饭,晚上再给大家开直播带货!好了,原地解散!”

下了直播,岳峰将无人机收起,手机揣兜,冲娃娃露出一个笑容。

岳峰:“给我开直播忙活一天受累了,晚上想吃啥,我请客,生猛海鲜还是燕窝鱼翅,随便造!”

娃娃撇撇嘴:“切,算你小子有良心!不过明天还有比赛,咱们还是稳妥点吧,万一吃坏了肚子,可就浪费了今天的成绩了,怎么样,有把握拿小分没?”

岳峰点点头:“那是必须的!周哥那边得到成绩会第一时间发给我!咱们等待区等着赵正去!”

“好!”

四场成绩都爆炸,岳峰的心情那是相当舒爽,一路上吹着小口哨跟娃娃并排而行,引得不少钓手扭头观望。

又呆了一会儿,赵正也背着装备走了出来。

“这一场咋样?”岳峰问道。

赵正点点头:“还行。68斤!看尾数的话,应该名列前茅!喏,你的飞铅漂!

还真别说,这玩意儿效果不错,我旁边的哥们只钓了一条还是矛上来的,我钓的都是正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