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完饭,灵儿陪着齐阳往春晓院走去。

“适才怎么不见齐典大哥来用饭?”灵儿随口问道。

“他一般比较早。”齐阳道。

灵儿说:“嗯。待会儿我把药汤先热一下……”

齐阳忙恳求道:“姑娘就别再逼在下了。”

“你……”灵儿有些泄气,齐阳哥脾气这么倔,自己还真没把握劝得动他。

说话间,他们已经走到了齐阳的卧房外。

“你真不肯乖乖服解药吗?”灵儿试探地问。

齐阳警惕地看着灵儿,问道:“姑娘想做什么?”

灵儿心中一惊,齐阳哥的警觉性还真高,自己只是刚刚有了点想法,他便起了防备。

齐阳说:“在下的确不敢随便用内力,但不是不能用内力。”

言下之意已经很明了了,若灵儿想对他用迷药或其他强制手段,即使会引发寒毒,他也会反抗。

少女雪山脚下写真充满灵性

此言一出,灵儿哪里还敢打什么歪主意?

见灵儿垂头丧气的模样,齐阳笑着说:“若姑娘有时间,陪在下去趟温泉可好?”

灵儿抬头看齐阳,却没有往日能陪齐阳哥泡温泉的开心。

“若是姑娘没时间,便罢了。”齐阳道。

“有时间,有时间!”灵儿忙道。

齐阳点了点头。

灵儿看了看桌上的那碗汤药,有了个对策,说道:“那我准备一下。”说完,灵儿就跑了出去。

齐阳有些不解,也没有多想,而是看向桌上的汤药,陷入沉思。

不一会儿,灵儿就拿着一个不小的药瓶回来了。

然后,在齐阳惊讶的目光中,灵儿把那碗药汁小心翼翼地倒入药瓶中再盖好盖。

灵儿笑着对目瞪口呆的齐阳道:“齐阳哥若是改变了主意,就可以马上服药了。”

齐阳无奈地摇了摇头。

灵儿陪齐阳泡完温泉,便回到京西分坛自己的客房。她的房间紧挨着柳白的房间。

灵儿看着手里装着解药的药瓶一筹莫展。她好说歹说地劝了一路,齐阳却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说不服药就不服药。

就在这时,柳白经过,见灵儿的房门敞开着,便走了进来。

“柳白姐。”灵儿拉柳白坐下,为她倒了茶水。

“妹妹适才出去了吗?”柳白问。

灵儿点了点头,问:“姐姐找我有事?”

“是呀!想和妹妹一道去探望齐阳大哥。”柳白说。

灵儿想了想,问道:“是不是郭大侠他们又想问齐阳哥师承何派之事?”

柳白无奈地皱眉道:“嗯。师兄他们没脸再去问,就让我……我也不想和齐阳大哥再提此事。”

“我明白。”灵儿拍了拍柳白的手,说,“午膳后,我陪齐阳哥去泡了温泉,刚刚才回来。柳白姐若要去找齐阳哥,现在就去吧!”

“泡温泉?”柳白不解地说。

“是呀!齐阳哥不肯服解药,只好陪他去泡温泉,缓解一下身体的不适。”灵儿看着手中的药瓶,忧伤地说。

柳白这才注意到灵儿手里的药瓶,她惊讶地问道:“齐阳大哥还未服解药?这是为何?”

灵儿忧伤地看着柳白,不知该如何解释。

“是因为大师兄他们先前用解药要挟他一事吗?”柳白着急地问。

灵儿垂眸不语。

柳白说:“让我去劝劝齐阳大哥吧!”

灵儿点了点头,或许解铃还须系铃人。

可是她们却没有在齐阳卧房找到他,甚至整个分坛里都没有他的踪影。

“齐阳哥去哪了?”灵儿着急地道。

“妹妹先不要着急,或许晚膳时候齐阳大哥就回来了。”柳白说。

申时,灵儿等不回齐阳,就被柳白拉着去用晚膳了。

坐在饭桌前,灵儿的心思却不在用饭上。她左顾右盼,寻找齐阳的身影。

齐典带着两个手下走进饭堂,与灵儿等人打过招呼后,便与几位坛主、副坛主坐在一桌用起饭来。

不一会儿,徐大夫与于泉也走进饭堂。徐大夫看到灵儿略一点头,便坐到齐典那一桌,而于泉则与一位相熟的逸兴门人坐到了另外一桌上。

灵儿观察了这许久基本已看出来了,普通门人都是随意入座,而坛主他们则会坐在一起,用饭前还能谈一些公务。

直到灵儿心不在焉地用完晚膳,她也没有看到齐阳。

灵儿向柳白告辞,便赶往齐宅。

齐阳不在齐宅里,按小旭的说法,他家二爷一大早出门后就没回过家。

灵儿交代小旭见到齐阳就立刻派人到京西分坛通知自己,然后又匆忙地赶回分坛。

找不到齐阳,灵儿就去找齐典。

“阿阳不见了吗?”齐典并不知情。

“是呀!天都黑了,不知他去哪儿了。”灵儿焦急地说。

“他若不在分坛,便在齐宅。”齐典说。

“我去过齐宅,他也不在。”灵儿说。

“那姑娘就不必再找了。”齐典说。

“为何?”灵儿问。

“他有心躲开,姑娘又如何找得到他?”齐典说。

“他在躲我?”灵儿越想越气,委屈地说,“我逼他服解药还不是为了他好?他为何要躲我?”

“姑娘这是何意?他寒毒还未解吗?”齐典问。

“嗯,他不肯服解药,还有理有据的。”灵儿忙向齐典大哥告状。

齐典踱了几步,说:“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必管他了,”

“齐典大哥,你……”灵儿心中不满。

齐典解释道:“阿阳决定之事谁也改变不了。”

“那你也得想想办法吧!”灵儿说。

“他武功那么高,没人打得过他。”齐典亦真亦假地说。

“那怎么办呀?”灵儿着急地问。

“等他自己改变主意吧!”齐典说。

“我一直在劝他,他根本不肯听。”灵儿苦恼地说。

“寒毒的疼痛他不在乎,但是中了寒毒就用不了内力,等他非用内力不可时他就会妥协了。”齐典说。

一夜没有齐阳的消息,灵儿虽然很累却夜不成眠。

天才微微亮,灵儿就起身赶往齐阳屋里一看,齐阳没有回来过。

灵儿失望之余,去医阁重新配了一副解药,亲自煎熬起来。她把药汁熬得浓稠,换了个小一些的药瓶装了起来。

灵儿煎好药,已经日上三竿。她在分坛里找不到齐阳,就打算再去齐宅看看。

感谢亲们的阅读~~如果喜欢《血染侠衣》,请支持正版阅读,给恋儿写书评哦~~卖萌求票票求书评( ̄▽ ̄)~~书友群:16596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