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阳从议事厅出来后就直接去了演武场。

演武场中,门系弟子正在练拳法,看到齐阳到来纷纷看了过来。

齐阳对他们笑了笑,就朝公孙骞所在的角落走去。

公孙骞正拿着剑一招一式地比划着,见齐阳过来心里一急,脚下的步伐就乱了,而手上对应的招式也错误百出。

齐阳皱了皱眉,问道:“你平日里从来不练剑?”

公孙骞收回剑站在一旁,低着头不敢吱声。

“在下听说这几日你告假不在分坛,可即便几日不练剑也不至于会如此吧?”齐阳冷冷地问。

“是这样的!那日你教的那几招剑招实在太难了!虽然当时我把剑招记了下来,可第二日就给忘了。我去问孟队长,可他说他也不会呀!”公孙骞垂首解释道。

“那你可以来问在下。”齐阳无奈地说。

“你不是不在分坛就是受了重伤。”公孙骞辩解道。

齐阳面上一窘,轻咳两声说道:“是在下琐事太多,疏忽了你。而这套剑法乃是上品剑法,也会比较难练一些。这样吧!在下重新为你演练一遍,这次你可要记好了。”

“不!不!你身上还有伤呢!等你伤好了再教我也不迟。我可以先练练基本功。”公孙骞忙拒绝道。

清纯美女清澈秋意写真

齐阳笑了笑,他看得出公孙骞是真心在关心自己。

“在下的伤不碍事。还是先把剑法传授给你,毕竟是答应过你的事。过一两日在下就要去上方山了,若是回不来,岂不是要失信于你了?”齐阳笑着说。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回不来?”公孙骞惊讶地说,“你回不来,灵儿姑娘怎么办?”

齐阳一愣。是呀!他若回不来,灵儿该怎么办呀?

公孙骞忙解释道:“我是说你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能有什么闪失,就算为了灵儿姑娘也要小心!”

“明白了。”齐阳应道。

虽然齐阳这么答应了,但公孙骞却觉得他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生死,着急地说:“你知道去帮于长老挡箭有多危险吗?你就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吗?”

齐阳挑了挑眉,公孙骞这是反过来要训诫自己了?

公孙骞一愣,这才意识到自己逾矩了,小声解释道:“你别怪我多嘴啊!论年岁,我也算是你的兄长。”

“兄长?”齐阳明显不服气,他的年纪看起来很小吗?

“你不是喊孟队长‘孟大哥’吗?而我与孟队长年纪相当,所以我也能算是你的兄长,比你虚长几岁吧?”公孙骞不怀好意地笑道,“而且灵儿姑娘也喊我‘公孙大哥’。”

“所以在下也该喊你‘大哥’吗?”齐阳皱眉问道,语气明显有些不甘心。

公孙骞尴尬地笑了笑,有些后悔适才说了那些话,他哪敢让齐阳喊自己“大哥”呢?

齐阳看着公孙骞一会儿,才开口道:“好吧!那以后还请公孙大哥多指教了。”

公孙骞倒吸了一口气,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可当他偷偷瞄向一旁看起来一副风轻云淡模样的齐阳时,心中突然一乐。原来他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齐阳苍白的脸上竟然微微泛红。

齐阳若无其事地说:“在下还是先把这套剑法教授给你吧!”

“不要!”公孙骞仍然反对。既然自己当上了兄长,不是应该更关心齐阳的身体吗?

齐阳不解地看着公孙骞。

“其实我还记得一些剑招,就是剑法的口诀有些记不住了。你和我念念口诀就好。”公孙骞想了想,说道。

齐阳点了点头,便将这套剑法的口诀念了出来,并详尽地解释了剑招要点。

随后,公孙骞拿起宝剑按口诀要领演练了一遍。

齐阳摇了摇头,说道:“有几处不对。”然后,他就上前想去拿公孙骞的剑。

公孙骞有些沮丧,把剑递给齐阳,可齐阳似乎愣了一下,只伸出了右手,并没有接过剑。

原来齐阳在伸出手的以后才记起自己右手受伤未愈的事,他还拿不了剑。

“怎么了?”公孙骞不解地看着齐阳又收回了手。

齐阳只好如实道:“在下的右手有伤还使不上劲。要不,在下用左手演练给你看?”

公孙骞惊讶地看着齐阳的右手。使不上劲?那定是伤筋动骨的大伤。难怪齐堂主昨日在劝齐阳不要去上方山时会看向齐阳的右手!也难怪之前齐阳指地形图给自己看时都是用左手!

“其实左手剑法的要点是一样的,只是方向反过来罢了。”齐阳以为公孙骞担心左手剑法差异较大,解释道。

公孙骞呆呆地看着齐阳,任由他用左手接过自己的宝剑。

齐阳左手持剑摆好一个剑式对公孙骞说道:“适才你的这招‘凛风萧瑟’练得还不够到位,手腕要这么翻转,在把剑刺出时身体要向右一带,而我此时是向左一带。这样才能用上腰劲,出剑才能更快。”

公孙骞一边看齐阳演示的剑招一边听他的解析,了然道:“我明白了!”

“而前后两招连接的地方也有问题,在下把这三招连起来给你示范几遍。你可要看仔细了!”齐阳说完,挽起了剑花,一招“凝剑啸天”接“凛风萧瑟”,然后是“落叶归根”。

公孙骞诧异地看着齐阳行云流水般的剑式,后知后觉地发现齐阳左手的剑法比右手的还好!

此时周围那些原本在练拳的门系弟子刚好练完一套拳就都被齐阳精湛的剑法吸引了过来,围成一圈认真地欣赏起齐阳的剑招。

“好!好!”当齐阳收了剑,众人纷纷叫好!

齐阳对众人笑了笑,走回公孙骞身边,把剑递还给他,问道:“看清楚了吗?”

公孙骞点了点头,神情却更加沮丧。他看着自己手中的宝剑,觉得自己根本就不配拿剑。

齐阳似乎看出了公孙骞的心思,鼓励他道:“没人生来就会使剑,在下正是因为曾见过你与东使兄弟对决时用的剑法,才相信你能练得更好。”

“真的吗?”公孙骞不敢置信地问。

“不然你以为在下为何要亲自教你?”齐阳似真似假地说。

周围的门系弟子闻言都对公孙骞投来羡慕的目光。

公孙骞忽然觉得自己又浑身充满了干劲,向齐阳保证道:“齐兄弟你放心,这次我一定会把剑练好。”

—–

感谢亲们的阅读~~如果喜欢本文,请支持网正版阅读,给恋儿写书评哦~~卖萌求收藏求票票求书评( ̄▽ ̄)~~书友群:16596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