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佟氏正在书房里写信,外面有丫环来敲门:“夫人,表小姐过来了。”

佟氏把笔放下,将信纸拿起来吹了吹,等干透了再折好放进信封里,忙完才道:“让她进来吧。”

顾阮进了佟氏的院子,左右看了看,见廊下摆着一盆开得正好的海棠,便道:“舅母这花可真好看,要是摆在我的院子里,该多好啊。”

佟氏眼里闪过一丝不喜,这顾阮实在是一言难尽,明明是伯府里的嫡出姑娘,又是国公府外孙女,世家大族的后代,虽然未必非要有出息,可这么一副小家子气眼皮子浅的作派,实在很让她瞧不上眼。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哪个又穷又没教养家庭里的姑娘。

以往顾阮总是仗着自己受宠,总用这样的语气问她讨要东西,她都看在沈老夫人的面上,给了她。

可这一回,她却故意装听不懂,只笑了笑道:“是啊,我也觉得很好看,妙心那孩子送的,是她亲自养出来的,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让这花在正月里开了,一片孝心,倒也叫我感动。”

顾阮见佟氏竟然没像以往那样,只要她开口了,就会把东西给她,心里有点不大痛快。于是直言道:“舅母,我喜欢这盆海棠花,你差人把它搬到我的院子里去吧。”

她在定国公府也是有自己的院子的,是她母亲沈梦君生前的住所。

佟氏没什么温度地笑了笑:“这是妙心送来孝敬我的,是她的一片心意,可不好给了你。你过来找我有何事?”

顾阮心里十分不痛快,以往她要东西,都不用把话说明,这回她都挑明了要,佟氏竟然都不肯给,所以脸上就有几分不好看,硬着声音道:“我过来问舅母,今日去那个村姑府上,可有见到她?她可说什么了?”

清新唯美蓝调女神素净室内写真图片

佟氏淡淡道:“没有见着人,据说情况不大好,一直烧着。”

顾阮溜得早,所以并不知道萧景宸抱走林阮的事情。从宫里出来,她便火速来了定国公府,然后安安稳稳地等着沈家帮她把事儿给平了,根本也没想过要让人出去打听一下情况。

听佟氏这样说,当下就不由得心中一喜。情况不大好,一直烧着?那是不是很可能就这么烧过去了?或者烧成傻子?

这两个情况不管是哪一种,那村姑都没资格跟她争萧王妃的位置了。

哼,一个破落户村姑,竟然也敢肖想萧王妃的宝座,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佟氏见她那副毫不掩饰的得意高兴的模样,心里无比厌恶。

顾阮得到了满意的答复,便没兴趣再坐下去了,她最不喜欢这个大舅母,整天一副跟谁欠了她银子似的死人脸,还动不动总爱说教她,让她不要太过张扬,她听着就厌烦。

这副胆小怕事的样子,真是给定国公府丢脸!就佟氏这样上不得台面的小家子气,以后当了国公夫人,怕是整个定国公府都要被人笑话的。

顾阮离开路过那盆海棠花的时候,气不平的朝花盆踢了一脚。

但是那个并不大的花盆并没有如她所料那样碎掉,或者倒下去,反倒把她自己的脚给踢得疼得受不了,最后只能由丫环搀着离开。

佟氏把她的这番作为看在眼里,冷冷地哼了一声。

这个祸害!

等着吧,看萧王爷会怎么收拾她。

县主府。

林阮在床上躺得有些乏了,便让绿萼把琴给搬了过来。

学了小半月,她终于把这些弦都给记清楚了,也开始有点期待自己学成以后的效果,甚至忍不住幻想自己能有东方不败那样的气势。

但是目前,她的水平连首正经的曲子都弹不出来,坐在琴前憋了半天,终于选了一首,她认为还不错的曲子,叮叮咚咚地弹了起来。

绿萼听着那单调的琴声,有点牙疼,县主这谈的是啥呀!跟弹棉花似的。

但林阮却无比的自信,觉得自己弹得还挺不错,一曲毕,她笑着问道:“我刚刚弹的曲子如何?”

绿萼昧着良心夸道:“县主弹得真好,这曲子可真别致,以前奴婢都没听过呢。”

林阮顿时乐开了花:“不错不错,挺有鉴赏水平的,这曲子你自然是没听过的。”

绿萼嘴角抽了抽,继续昧着良心夸:“县主真厉害,这曲子叫啥名儿啊?”

林阮咧嘴一笑:“《小星星》。”

这可是她唯一不会唱跑调的歌!

绿萼满头雾水,这是什么曲子?

林阮见她不懂,于是道:“那我再弹一遍,然后把歌词也唱一遍,你肯定会喜欢的。”

绿萼的笑顿时就有点不太自然,但林阮暂时沉浸在自嗨当中,并没有察觉,拨着琴弦开始唱:“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绿萼嘴角狂抽,这算什么曲子?!难怪如此单调。

林阮觉得自己弹得也好,唱得也好,把一首儿歌翻来覆去地循环了好几遍,才意犹未尽地停下,问道:“你们觉得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听?”

绿萼和几个小丫环都挂着职业假笑,拍着极不真心的马屁:“县主好厉害,这歌真好听。”

这一听就特别假的话,大大的满足了林阮的虚荣心,她拍了拍掌:“这不算什么,这曲子太没有难度了,等本县主把这琴艺学精了,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音乐,真正的艺术!”

一众丫环嘴角狂抽,完没有半点期待感。

她们县主在别的事情上,真的超级厉害,她们敢说,这京都里的贵女,没一个比得上他们家县主的。可是在弹琴这件事情上,他们县主是真的让人脑壳疼。

可是她们能怎么办?摊上这样没有音乐天赋的主子,她们也好绝望啊!

正当林阮准备继续自嗨的时候,有小厮过来传话:“见过县主,三皇子来了,带了一大车礼物,说要来看望你。另外也为昨天的事情,给你赔个不是,还要帮你讨个公道。”

林阮顿时就没了弹琴的兴致,隔着门道:“跟他说,我身子不舒服,不便见客。讨公道的事情就不劳他费心了。”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