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土地局回来。

叶枫还是没有去公司,今天一天他打算翘班,而是来到了俱乐部,看着俱乐部门口人来人往,叶枫也算是感慨良多。

最开始的时候,建立这个俱乐部,想的是以俱乐部为跳板,然后借此结交东州市有头有脸的人物,也算是给自己铺设人脉。

没想到,现在自己陈了澜山俱乐部里面最大的一个靠山,而俱乐部对于自己的功用也仅限于休闲健身了,不过也挺好。

一来,自己觉得疲倦的时候有地方可去。

二来,澜山俱乐部目前也挺赚钱的,虽然赚钱能力和澜山公司没有办法比,但是这两年俱乐部每年的净收入都超过了一千万,算是一个非常稳定的现金流。

二楼。

冯三德闲来无事,再次在俱乐部的走廊处摆起了算命摊位,穿着布褂,戴着个墨镜,配合着他再次长出来的油腻中分头,倒也有了几分民国时候走街串巷算命老先生的几分神棍气质。

由于不收钱的缘故。

找冯三德算命的人倒也挺多,而且还不少,大多数都是事业有成的有钱少妇,对于她们来说,冯三德算是闲暇生活中的乐趣之一。

很喜欢在运动过后,脖子挂着耐克的毛巾,往摊位的面前一坐,伸出手让冯三德算上一卦。

这可就遂了冯三德的愿,伸出个手,装瞎子,抓着人家少妇的手,摸来摸去,说是骨相,一个个小姐姐也挺愿意让冯三德摸骨的,每次都娇笑不已。

美丽护士

在一个身材很好的少妇花枝招展的离开之后。

叶枫大马金刀的往冯三德面前一坐,伸出手,充满恶趣味的对冯三德说:“大师,给我也算算呗。”

冯三德摇头晃脑:“抱歉,本摊位算女不算男。”

“去你大爷的,嫌老子手没有小姐姐的手滑嫩是吧?”

叶枫没好气的收回手,瞥了一眼冯三德鼻梁上的墨镜,说道:“装瞎子还装的挺像那么回事,俱乐部里面谁不知道你是装瞎?”

冯三德嘿嘿一笑,猥琐的说道:“老板,这你就不懂了吧,她们知道俺装瞎,你也知道俺装瞎,关键小姐姐们就乐意揣着明白装糊涂啊,反着算命又不收钱。”

叶枫盯着冯三德瞅了一会:“凭啥,凭你舌头长啊?就你这猥琐劲,你愿意舔,人家小姐姐也不一定乐意让你占这便宜啊。”

“非也,非也。”

冯三德神神秘秘的凑向叶枫:“你猜小姐姐们喜欢什么?”

“因为啥?”

叶枫确实挺好奇的,去年半年,冯三德没摆摊,过完年在这里摆摊,生意好的不行,好像都形成了一股风气,谁来都要找冯三德算上一卦。

这一刻,冯三德笑的极其猥琐,嘿嘿笑道:“她们最喜欢看到俺想要而得不到的样子,图的就是这点乐趣。”

接着。

冯三德摇头晃脑:“殊不知,俺乐在其中啊。”

叶枫无语了一会,对冯三德竖起大拇指:“狗日的,你牛比,论意yin,没人是你对手了。”

俱乐部门口。

一辆端庄的立标奔驰停在了门口,很快,一个身材高挑,穿着休闲小西装,气质很好的女人从后座下来了,她先是看了一眼俱乐部门口停着的奔驰s600,然后对开车的司机说道:“你在这里等着。”

“好的李总。”

司机应道,然后把车也停到了停车位里面,安静的等着了。

穿西装的女人则是像刚才叶枫一样,站在门口看了一会澜山俱乐部的招牌,接着才走了进去,尽管这家室内运动俱乐部已经开业有几年的时间了,但是现在来看,装修依旧不落伍,反而显得非常大气,简单。

也就是叶枫开的俱乐部了。

如果是在别的城市,很难开起来这种纯运动的室内运动馆了,刚开始的时候,或许这种俱乐部会火上一阵,但是时间长了,慢慢人的热情就会冷却下去。

因为人的本质是懒的。

这一点,李轻眉非常清楚,而且澜山俱乐部的会员价格也偏高,不够亲民,至于为什么能够到今天都非常火爆,那是因为形成了品牌效应,而最大的品牌就是叶枫,人都是这样的,从众心理,有一部分人是真有钱,真有时间,真喜欢运动,还有一部分人是想碰到叶枫。

剩下的一部分人就是从众了,大家都来这里,他们也来这里,打心眼里面认为澜山俱乐部足够高端,至于他们消费不消费的起,那就是因为一个问题了。

这个世界也永远不缺打肿脸充胖子的人。

参观完俱乐部,李轻眉来到了前台,对前台小姐,微笑着问道:“你好,请问一下叶总在俱乐部吗?”

李轻眉的气质很好。

一个女人长的漂亮,身材好,再加上独掌一个地产集团,她给人的感觉就是与众不同的,因为一个人给别人的印象除了外表,还有精神面貌。

所谓精神面貌也就是精气神。

在有些时候,这种精气神甚至要比外表更加重要一点,前台小姐抬头看到李轻眉,怔了一下,接着回过神来,礼貌的有手指示上二楼的楼梯,说道:“在的,叶总刚刚上二楼,应该去办公室了。”

“好的,谢谢。”

李轻眉微笑着离开。

刘海亮在经历了来东州那天,叶枫帮他出头的事情,他也有点意气风发,没办法,就是牛比,他哥发火的时候,公安分局局长都非常的给面子。

在俱乐部里面这么久,刘海亮也知道很多漂亮女人都喜欢射箭运动,所以他大半个月以来,一直在勤学苦练射箭。

这时候的他刚刚从射箭区域回来,刚好看到李轻眉在前台问话,眼睛一亮,以他现在的审美观,除了高萱,恐怕就是她最气质的了。

那种别具一格的气质。

虽说刘海亮也知道这种女人眼光特别的高,但是不妨碍他很感兴趣,便在李轻眉走后,来到前台,一只手搭在前台上,往着走上楼梯的李轻眉,八卦的问道:“张丽,那女的刚才跟你说什么?”

张丽瞥了一眼刘海亮:“怎么,想追人家啊?”

“靠,问问还不行嘛。”

刘海亮改单手便双手,压在桌子上,瞅着前台:“小丽丽,听话,说呢,以前我都没见过她,挺有气质的。”

张丽哼声道:“你又不追人家。”

“我倒是想来着。”

刘海亮笑呵呵的说了一句,接着锲而不舍的对叫张丽的前台挑了一下眉:“告诉我,我晚上请你吃饭。”

张丽眼珠子转了一下:“先说好请什么,麻辣烫我不吃。”

“东城大学那边的阳光码头怎么样?那里的海鲜是真不错。”

刘海亮开出了条件。

张丽知道阳光码头,消费挺高的,两个人吃一顿饭得要四五百块钱,她瞥了一眼刘海亮:“你还真下血本啊,不过你还是死心吧,她是来找叶总的,弄不好是你未来的嫂子。”

“瞎说!我嫂子是张澜。”

刘海亮没好气翻了一个白眼,然后转身向二楼跑去:“不行,我得过去看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