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泽少很清楚,自己之前讲的那些东西,不过是一些流于表面的东西。

石志超花费一些时间很快就可以掌握的。

所以就算他讲出来,其实并没有多大的作用。

“不论如何,大哥还是要谢谢你”石志超再次举起了酒杯。

‘得,咱也别谢来谢去的,喝酒’白泽少痛快的说道。

放下酒杯以后,石志超提起了刚才的话题:‘老弟,我今天来,的确是因为高小英’

“到底怎么回事?我可不相信大哥你会不知道高小英的背景”白泽少认真的问道。

“先别问我,还是让我问问你吧,老弟,你不会和高小英真的有一腿吧”石志超借着酒劲,似是玩笑,似是认真的问道。

“大哥你从哪听来的消息”白泽少一怔问道。

“能从哪啊,当然是侦缉队了”石志超不在意的说道。

听完,白泽少却端起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同时脑海里快速的思索起石志超的目的来。

片刻后。

校园女神董晨莉公园外拍唯美清新写真图片

白泽少放下酒杯道:“我的为人大哥应该知道”

‘我虽然不会自诩圣人不近女色,但也不是一个滥情的人

“尤其是自从给我毁容以后,我就更加想的明白了,所以当胭脂愿意嫁给我以后,我就越发的不会做些对不起胭脂的事情”

“哪怕是逢场作戏,我也不会”

“所以,我可以清楚的告诉大哥,我和高小英没什么关系”

“真的没有?无风不起浪,我可以不相信你们真的没什么”石志超脸色一变,死盯着白泽少。

在石志超的注视下,白泽少面不改色,淡淡的笑了一下。

随后开口道:“大哥说的倒也是,要说我们没什么关系,恐怕就不会那些流言了”

“但事实也没有大哥想的那么复杂,高小英应该是喜欢过我”

“而那个时候的我还没有毁容,”

“原来如此”石志超点了点头。

只是只有他知道,对于白泽少的解释到底相信了没有。

白泽少没有在乎石志超到底会怎么想,乘势直接问道:‘大哥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有什么后手’

“只是一点小把柄罢了”石志超模糊的说道。

白泽少原本想要继续问下去,但终究没有问出来,因为他怕引起石志超的怀疑。

随后,石志超也不在谈侦缉队的事情。

反而把注意力放在了白泽少的身上:“老弟,你有什么打算”

“我?我能有什么打算,日本人现在已经不会用我了,得过且过能活着就够了”白泽少满脸平静的说道。

石志超闻言愣了一下。

然后缓缓的说道:“你说的没错,活着,这两个字对于你我来说还着的有些奢侈”

“你知道嘛?孟小海孟站长被特务处刺杀的时候,那场面我看着都有些心惊胆战”

“所以我告诉我自己,一定要疯狂的往上爬”

“只有掌握更多的权,更多的力量才可以活下去”

说道最后,石志超的神色都多了几分疯狂以及阴翳。

“不说这些了,喝酒”白泽少烦躁的说道。

“来,喝酒”石志超同样举起了自己的酒杯。

白泽少很清楚,自己之前讲的那些东西,不过是一些流于表面的东西。

石志超花费一些时间很快就可以掌握的。

所以就算他讲出来,其实并没有多大的作用。

“不论如何,大哥还是要谢谢你”石志超再次举起了酒杯。

‘得,咱也别谢来谢去的,喝酒’白泽少痛快的说道。

放下酒杯以后,石志超提起了刚才的话题:‘老弟,我今天来,的确是因为高小英’

“到底怎么回事?我可不相信大哥你会不知道高小英的背景”白泽少认真的问道。

“先别问我,还是让我问问你吧,老弟,你不会和高小英真的有一腿吧”石志超借着酒劲,似是玩笑,似是认真的问道。

“大哥你从哪听来的消息”白泽少一怔问道。

“能从哪啊,当然是侦缉队了”石志超不在意的说道。

听完,白泽少却端起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同时脑海里快速的思索起石志超的目的来。

片刻后。

白泽少放下酒杯道:“我的为人大哥应该知道”

‘我虽然不会自诩圣人不近女色,但也不是一个滥情的人

“尤其是自从给我毁容以后,我就更加想的明白了,所以当胭脂愿意嫁给我以后,我就越发的不会做些对不起胭脂的事情”

“哪怕是逢场作戏,我也不会”

“所以,我可以清楚的告诉大哥,我和高小英没什么关系”

“真的没有?无风不起浪,我可以不相信你们真的没什么”石志超脸色一变,死盯着白泽少。

在石志超的注视下,白泽少面不改色,淡淡的笑了一下。

随后开口道:“大哥说的倒也是,要说我们没什么关系,恐怕就不会那些流言了”

“但事实也没有大哥想的那么复杂,高小英应该是喜欢过我”

“而那个时候的我还没有毁容,”

“原来如此”石志超点了点头。

只是只有他知道,对于白泽少的解释到底相信了没有。

白泽少没有在乎石志超到底会怎么想,乘势直接问道:‘大哥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有什么后手’

“只是一点小把柄罢了”石志超模糊的说道。

白泽少原本想要继续问下去,但终究没有问出来,因为他怕引起石志超的怀疑。

随后,石志超也不在谈侦缉队的事情。

反而把注意力放在了白泽少的身上:“老弟,你有什么打算”

“我?我能有什么打算,日本人现在已经不会用我了,得过且过能活着就够了”白泽少满脸平静的说道。

石志超闻言愣了一下。

然后缓缓的说道:“你说的没错,活着,这两个字对于你我来说还着的有些奢侈”

“你知道嘛?孟小海孟站长被特务处刺杀的时候,那场面我看着都有些心惊胆战”

“所以我告诉我自己,一定要疯狂的往上爬”

“只有掌握更多的权,更多的力量才可以活下去”

说道最后,石志超的神色都多了几分疯狂以及阴翳。

“不说这些了,喝酒”白泽少烦躁的说道。

“来,喝酒”石志超同样举起了自己的酒杯。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