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子皓苦笑:“我知道。

这件事,我也跟可心和她的家人说过了。

他们都在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这个秘密。

东篱,可心是特别,但是,我们身边的人,哪个不曾因为她的特别而获利过?

就算是,为了我们彼此吧,让我们一起守护住这个小小的宝藏,不是挺好的?!”

安东篱定睛看着仍旧毫无知觉的唐开心,沉吟了片刻,才道:“阿皓,你说了,你出了混沌星系是要回家的吧?!

到时候,这个小丫头要怎么办?

你要一直到带在身边吗?

你以后终究要结婚生子,有自己的家庭吧!?

她也要长大,有自己的爱情,生活和婚姻。

到时候,你要怎么做?”

安子皓眼神复杂地看着眼前的慢慢长开的小美女,长叹了一口气,道:“我知道这些的。

清纯美女玉颈锁骨恬静文艺气质写真图片

所以,我已经跟他们说了,护着可心出混沌星系。

出去了,安顿好他们,就跟他们分开。

没有人能陪其他人走完一辈子的。

我只是期待可心到时候长大点,她的家人也快速地成长发展起来,有能力保护她。”

安东篱眯眼,冷声道:“奥,原来你刚才的那些信誓旦旦的话语都是有期限的呀?!

你知道那个女人在向我投怀送抱的时候,说什么了吗?

她说,你看是多情,其实最无情了。

因为,你太过于博爱了,让她根本没有一点的安感,随时都怕优秀如你,会转身成为了其他人的保护者。

嗯,我当时还唾弃她连背叛爱情,都要找个像模像样,安慰自己也安慰其他人的理由。

现在看来,她才是最了解你的人。

你们真是绝配了!

一个多情,一个滥情。”

安子皓眼睛一下子就瞪圆了,瞳孔里满是失望和难过:“我在你们的眼中就是这样的人吗?

我不过是想要对身边的人好一点,想要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保护好身边的人,尽到自己的职责和义务。

这怎么就成了多情了?

东篱,也是这么看待我的?”

安东篱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又不是女人,又不需要的你的爱,也不需要你的保护,你无情,还是多情,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比较介意的是,你以后是不是又会为了某个女人,或者某段感情而离家出走,抛弃我们这些真正关心你的亲人。”

安子皓悄悄地松了一口气:“不会了!

十多年前,我是不懂事,是冲动,也是懦弱,不知道该怎么在家庭和爱情之间选择。

现在,我游历了很多星球,看过了太多的人情冷暖。

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因为修炼等级举步不前,就自卑的家伙了。

我如果喜欢了某个女人,即便是家里不同意,我也会光明正大地去争取大家的理解和认可。”

安东篱拍拍他的肩膀,略带几分欣慰地说道:“你能这么说,说明你真的成长了,可以当我的哥哥了!

不过,刚才,你的那些话,跟现在的话,是不是有些矛盾呀!?”

安子皓又变回了严肃的表情:“这件事跟我的保证没有任何的关系。

可心的事情是原则性问题。

不是可心,就算是你,或者我身边的任何一个人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会毫不犹豫地替他们保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可心不过是因为太弱小,还不知道隐藏,更不知道保护自己而已。

我和你能够跟可心一路同生共死,患难与共,难道,这点小事,你也不肯为她去保密吗?”

“好了,我知道了!刚才不过是平时遇到这件事的第一反应而已。

这不是针对不同的人,处理的方法也会不一样吗?

不冲你那些威胁的话,就冲可心一路与我们同生共死、还救了你一命,我也要护着她暂时的安。

至于,以后的事情,她自己大了,也应该知道一些出格事情在外界会引起多大的影响力了。

你嗯,也不要一直当保姆了,记得把这些紧要的关系问题都给她讲清楚,不要让她再这样懵懵懂懂了。

你也说,你不能护着她一辈子的。”

安东篱这些话,既是对安子皓说的,也是对已经醒过来的唐开心说的。

虽然唐开心没有动,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但是,气息不会骗人了。

相信安子皓也是知道了,所以,才没有阻止安东篱,让他继续把话说下去。

说给自己听,也是说给唐开心听。

唐开心一停止对晶核的吸收,周围的树枝又恢复了活泼的天性,开始四处搞怪了。

他们在这里待的时间太长了,这里的树枝攻击的频率已经达到了密密麻麻的程度。

安东篱立刻喊道:“唐开心,快走!”

唐开心下意识地醒过来,一骨碌就站起身。

站起来,才发现自己装修炼的事情,好像被人给发现了。

只是,对面的两个人正在努力地应对着树枝,根本没有发现她的尴尬。

而且,现状也不允许她尴尬。

树枝击打她的频率,让她应接不暇,只顾忙着用手中的武器抵挡着了。

三个人出了那片让人容易产生密集恐惧症的地方,终于松了口气,应对其他地方的树枝也变得游刃有余了。

游刃有余的证明就是,他们还有空聊天。

“阿皓,你发现了没有?

这些迷宫,好像跟我们走过的第一个迷宫道路有点相似。”

“你这么说,我也发现了。

我们一直行进的方向,好像都是凭着经验和直觉,到现在为止,都没有碰到过死角了。”

“你说,我们要不要故意走错一条路,然后验证一下我们的猜测是不是争取的?

如果,道路真的跟第一关时候一样,我们一路倒是可以省下不少的时间呢!”

“那你就试试吧!反正我们现在的时间,好像还挺充裕的!”

……

充裕你个头呀!

她现在应对这些漏网之鱼的树枝都快要了她的小命了,他们还要增加通关的难度?!

这简直是在虐待童工!

她要抗议!

“我们还是尽快找到出路吧!

万一,走错了路,找不到回路了,那可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