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铭自觉有些不对,随即恢复了常态,说道:“大家都回到自己的原位,我有事情要讲一下。”

盛青峰刚刚退完手里弹夹的子弹,听雍铭这么讲,就跟黄寒涵交换了一下位置。

尚白风本就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所以不需挪动位置,他放下手里退了一半的子弹,恭敬的看着雍铭。

见三个人都回到了自己所站的位置,雍铭说道:“从现在起,你们都开始操作自己的枪械,从拆解到组装,从退弹到装弹,到弹夹装枪,套动作都开始练习。除了枪支的保险不要打开外,可以对着地面或墙面练习着瞄准,为明天的上课做准备。”

“铭公,我们还不会瞄准啊?您没有教我们的。”

尚白风小声的问道。

“这个明天会进行专门的讲解,现在你们可以自行揣摩一下。”

“铭哥哥,那是不是说,我们可以自己琢磨着,总结适合自己的瞄准方式?”

黄寒涵看了眼面前放着的手枪,转头问雍铭道。

“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一个好的用枪者,能做到心有所指,想到哪里,枪就能打到哪里。

相比于射击精准,我更为看重的是反应迅速。

我们当中,神枪手要有,但更需要的是战术配合默契的战斗小组成员。

蓝色少女

今后,我们遇到的情况多是遭遇战、攻坚战和围捕战,属于近战短距范围内发生的。

凡是战斗,必然伴随着危险,为了有效的打击犯罪分子,防护好自身,这是我们配发手枪的原因。

但我们做的是破解悬案和大案,而不是针对群体性的冲突事件,战斗的激烈程度有限,这也是我们只配发手枪,而不再另行配发冲锋枪的原因。

反生枪战的可能性有,但发生的概率并不高,且交战的边界在三百米上下,这也是我们不配发步枪的原因。

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尽快熟悉掌握自己配枪的性能和特点,总结出能最大发挥其效力的使用技巧,更好的完成今后的任务。”

对于雍铭所讲,理解最为深刻的是黄寒涵,这可能与她从小就学医有关。

中医以藏象生理学、经络腧穴学作为基础学科,讲究“天人合一”,将人体看成是气、形、神的统一体。

认为人是自然界的一个组成部分,由阴阳两大类物质构成,阴阳二气相互对立而又相互依存,并时刻都在运动与变化之中。

在正常的生理状态下,两者处于一种动态的平衡之中,一旦这种动态平衡受到破坏,即呈现为病理状态。

此时,可通过“望闻问切“四诊合参的方法,探求病因、病性、病位,分析病机及人体的五脏六腑、经络关节、气血津液的变化,判断邪正消长,进而得出病名,归纳出病的类型。

再以辨症论治的原则,制定了“汗、吐、下、和、温、清、补、消”等治疗方法,使用中药、针灸、推拿、按摩、拔罐、气功和食疗等多种治疗手段,使人体达到阴阳调和,从而恢复康健。

西医则是以解剖生理学、组织胚胎学、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作为基础学科的。

对医患的求诊,医生会利用自己的感觉器官通过视诊、触诊、叩诊、听诊、嗅诊等方法,借助听诊器、叩诊锤、血压计、体温表等简单的医疗器械对病人进行的检查来诊断疾病,给予治疗。

医学发达的国家和地区,可以更多的借助先进的医疗仪器设备,对患者进行面系统的检查。

通过对患者血液和体液样本的化验,进行深入的分析,结合外部仪器设备的检查结果,综合进行疾病的准确诊断。

为了更好的理解中医和西医的不同,我们可以举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

譬如生活中常见的人人都得过的感冒,一般症状是恶寒、发热、咳嗽、流涕、头疼和身酸痛等情况。

中医认为感冒病属在表,但由于致病因素和机体反应的不同,可分为风寒感冒和风热感冒两种不同的症状。

只有辨别清楚是风寒还是风热,才能确定选用辛温解表还是辛凉解表的方法,给予恰当有效的治疗,而不是单纯的“见热退热”和“头痛医头”的局部对症方法。

西医则认为感冒是上呼吸道感染,属典型的病毒感染型疾病,根据体温、症状和有无并发症的情况,给予消炎药物和针剂的治疗。

中医和西医对于感冒的治疗方法虽不同,但有一点却是互通的,就是注意休息,饮食清淡,多喝水,少吃辛辣食物。

可见,虽然两者的理论基础不同,学科结构不同,研究方向亦不同,但基于人体生理机能的常识却是一致的。

这很像现在雍铭所讲的对于枪械的要求,配枪的类型,用枪的条件,人员的训练和战斗情况界定等方面所持的说法与安排。

那就如人体一样,要酸碱平衡,温度均衡,内外和谐,才会身体健康。

如果不顾自身条件,过度追求不合理的要求,则损害的必是自身。

俗话讲,再好的东西,再有营养的东西,再合自己口味的东西,如果天天吃,顿顿吃,那也会成了要命的毒药的。

这样的例子,在现实生活中并不是鲜见的,而是比比皆是。

对于雍铭讲的,黄寒涵首先发表了自己的见解,“我理解铭哥哥所讲的意思,合适我们的就是最好的,相对于完成任务,实际一些要好。我们现在若不以今后的实战准备为最高的指导原则,而是片面追求’威力大,火力足,效果惊人’的名场面,一定会吃苦头的。青牛,你说呢?”

“我觉得铭公对我们整个团队不配备中远距离武器的安排,还有一层意思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与犯罪分子发生避无可避的交战时,尽可能的减少伤及无辜的事情发生。白鹤,你说呢?”

盛青峰阐述着自己对于雍铭所讲内容的理解。

“我的配枪是军用枪型,子弹口径最大,对敌杀伤力强,射距最远的,可达到四百米的位置,能完覆盖近距交战的范围。

我的配枪是咱们几把枪里唯一的进攻型武器,拒敌阻敌的最大屏障。

比起你们来说,我更要苦练猛练枪法,不仅要做到遇有紧急事情发生时能快速反应,更要做到枪枪到位,弹弹精准。”

尚白风结合自己配枪的技术参数,说着自己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