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紫妍,继承了烛坤的血脉和资质,亦有着通往斗帝的资格,虽然现在她还没有吃下龙凰本源果,没有变成必成斗帝的至尊龙凰,但是依然不可小觑。

有人或许会问,水麒麟你不是在这斗气大陆上天下无敌吗,为什么还要拉拢他们?

水麒麟确实是天下无敌,但是啊,他总有离开的一天,而且随着魂族的动作,这一天都不会太晚了,等到一切尘埃落地,水麒麟便也再没有留下来的理由,只能继续开始他穿越世界的旅行。

而在他走之前,无论是小医仙、萧炎还是美杜莎,三人中很难有谁能成长到能担得起偌大青云门重任的地步,这一点无需怀疑。虽然青云门只是水麒麟一时兴起创立的势力,但是等到他离去之时,必然也能成为这斗气大陆上的至尊存在,无论是那些斗帝世家还是三大魔兽家族,都得对其退避三舍。

这么大的家业,若是没有足够的力量护着,那就是摆在狼嘴边的肥肉,引得人敲骨吸髓。

好歹是自己一手建立起来的家业,水麒麟怎么可能眼看着其败落,当然是要早做准备。

当然,萧炎等三人天赋都算是当时顶尖,或是本身天赋绝顶,修行路上一片坦途,要么就是机遇无穷,乘势而起,常人所用的时间缩短一百倍,都足够他们成长起来了,当然这个时间最对不是当下,水麒麟要做的就是给他们争取时间。

当水麒麟离开后,新的大陆至尊太虚古龙皇显然是再合适不过的存在了。

即使太虚古龙一族内部有些想法,但是以烛坤的性格,言出必行,压上个十年还是可以的,而这十年时间,水麒麟就不信自己的这三个开挂的徒弟还成不了斗帝。

对于世上九成九的人来说,连斗帝的存在都说不清楚,只知其强大,却又不知对方强大在何处,更别说踏上成就斗帝之路了。从上一任斗帝——陀舍古帝至今,斗气大陆已经有五万年没有斗帝出世了,帝路的艰辛可想而知。

但是小医仙等人不一样,可以这样说,他们有天命在身,是天定要成为斗帝的,还有水麒麟这个命运之外的人给他们偷偷开小灶,他们要是还不能突飞猛进,那简直就是水麒麟瞎了眼。

“你的女儿误食了化形草,提前化形,如今被一家人类学院的大长老收养,一切安全,那学院就建立在这古帝洞府的头顶上。”水麒麟的声音悠悠的飘进烛坤的耳朵里,而水麒麟本人却直接带着萧炎绕过了烛坤的庞大身躯,走向了其身后的通向洞府深处的甬道。

气质美女长发披肩蕾丝纱裙手捧鲜花写真图片

烛坤被水麒麟的话弄得晃了神,等他醒悟过来是,水麒麟的身影早已经消失在甬道的尽头,烛坤心潮澎湃的撑起身来,他想着自己那从未谋面的女儿,这么多年了,不知道她是何时破壳出世,又长得有多大了,她生活在人类之中,不知有没有收到伤害,为人父母,总是操心许多。

而每想到这些,他又不由得想起刚才的水麒麟,那背过他走向洞府深处的水麒麟,从未对人说过感激之言的烛坤平生第一次说了谢谢,“多谢你,你说得对,无论如何,本皇这次欠你一个人情。”

最后的甬道长廊之中寂静无声,有的只有水麒麟与萧炎的脚步声,连一个机关禁制都没有,这还多亏了外面的烛坤。

当年烛坤无意间发现了这座洞府,虽然没有古帝玉,但是自恃实力强大,举世无敌,于是强行闯入这古帝洞府之中,却没想到受到了来自陀舍古帝留下来的禁制的镇压,虽然陀舍古帝乃是实力强大的斗帝,但是毕竟真人不再,而烛坤也距离斗帝境界无比接近,那禁制也只能困住他,杀不了他,于是这么些年都是将他困在那里,以至于再也没有精力来对付其余闯入者了。

当然,能过的了烛坤的那一关,后面的禁制也没有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掌门,这些石壁上有东西啊!”萧炎手中托起一朵火焰,将四周照的透亮,墙壁上的东西也是清清楚楚,一览无余。

那是一幅幅精美的壁画,好像是当世最出色的浮雕大师的作品一般,栩栩如生,宛若真人,这些壁画排成一排就这样向里面衍生进去,上面一个个人物似乎在跟后人讲述这一个久远的故事。

水麒麟神识扫过,顿时这长廊中的壁画,全部收诸眼底,而那壁画中的故事当然也就了然于胸。

“这些壁画其实并不复杂,”水麒麟缓缓道。

他的话也成功的吸引到了萧炎的注意力,看着萧炎眼珠子一动不动的看着他,水麒麟笑着继续道,“这些壁画其实讲的这是这座洞府的主人,陀舍古帝的生平。”

“陀舍古帝??”萧炎惊愕的张大了嘴,一直到现在,萧炎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他们探索的这座古迹乃是一位斗帝的洞府,还是历史上最后一位斗帝的洞府。

这一刻,萧炎也想通了,为什么这洞府竟然能用到太虚古龙一族的老龙皇来护道,原来其主人乃是陀舍古帝,那么一切就解释的通了,一位斗帝却是有将烛坤束缚在这里的能力。

水麒麟也指向了第一幅壁画,那是一朵橙黄色的火焰从岩浆之中诞生,那火焰内部竟然生出了两只眼睛,有些好奇又有些惶恐的看向外面的世界,似乎充满了好奇。

接下来这朵火焰开始向往外面的世界,他沿着岩浆走出去了,也正是开始了他平凡却又震撼的一生。

“这上面画的是陀舍古帝吗?”萧炎的手不自觉的抚上了壁画,那石壁上似乎还有余温,能让人感受到那个波澜壮阔的时代,以及那个风华绝代,逆天成帝的人。

当然,准确的来说,他也并不是人。

水麒麟笑着道,“正是他,这是陀舍古帝的一生经历,都被他一一的刻在了这石壁之上,看来他不仅是将这里当做洞府,还是当做坟冢啊。”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