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兰塔却执意要带着刘岩去见他的老板,说道:“刘岩兄弟,你不用紧张,我的老板叫贝尔纳多,他对自己人特别好,很照顾的。”

刘岩听到这个名字,很熟悉,忽然想起来,旅馆的老人曾经告诉过他,哥伦亚的四个军阀,其中一个军阀的头头就叫贝尔纳多,他的势力在这里排第二,仅次于排第一的桑切斯。

现在听巴兰塔说这个老板还不错,刘岩决定见一见这个贝尔纳多,想看看这里的军阀是什么样的。

“好吧,巴兰塔,希望他不要把我当敌人给枪毙了。”刘岩装作很怂的样子,缩了缩脖子说道。

“怎么会呢?我的老板又不是疯子,况且你是我的朋友,是我的恩人,他会对你另眼相看的!”巴兰塔搂着刘岩的肩膀,友好的宽慰着他。

巴兰塔领着刘岩和张霜生朝后面的军营走去,走了一会,刘岩看到一座最大的营房,从外面的装修看,也很豪华气派,门口还有两个哨兵持枪把守着

刘岩心想,这里应该就是贝尔纳多的营房了,排场还够大的。

谁知,巴兰塔却拉着刘岩两人向旁边的一个不起眼的小营房走去。

刘岩奇怪的问道:“巴兰塔,老板他不在这个营房吗?”

巴兰塔用食指在嘴上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小声说道:“老板平时不在这里的,局势复杂,他必须时刻小心有人暗杀!”

原来是这么回事,狡兔三窟啊这是,真的是够狡猾的,不过这也从侧面说明,哥伦亚国内的局势真够乱的,就连一个军阀头子都得如此小心,更何况小老百姓了。

三人来到了旁边的一个小军营,门口都无人把守,巴兰塔走到门前敲了四下门,敲门的节奏有些怪异,应该是一种暗号。

清纯美女户外伤感唯美写真

门被打开,里面两个荷枪实弹的士兵朝我看了看,见是巴兰塔,问道:“有什么事?”

“老板在休息吗?我今天刚认识两个朋友,想给老板引见。”巴兰塔对这两个士兵很客气,毕竟这是老板的贴身警卫。

“等一下吧,我问问老板。”警卫说完,砰的一下关上了门。

巴兰塔觉得在外面面前有点没面子,朝刘岩尴尬的笑了笑,自我解嘲道:“很严的,现在形势乱,必须要谨慎一些。”

刘岩很理解的笑了笑,点头道:“这是应该的,防人之心不可无。”

等了一分多钟,营房的门被再次打开,警卫说道:“进来吧,不许带武器!”

巴兰塔连忙点头:“那是当然,那是当然。”

三人走了进去,警卫员给刘岩和张霜生搜了身,他们身上没有枪,搜出来两把军用短刀。

警卫员没有把刀拿走,而是还给了两人,看来,这里的警卫应该是很自信的,他们不惧怕拿刀的人。

穿过一个狭窄的过道,来到后面的房间,房间里坐着一个人,五十左右岁,虽然坐着,可也能看出来个子很高,很壮实,头发剩的不多了,只有一圈花白的头发散乱着。

他右手夹着根雪茄,雪茄没有点燃,左手拿着一个打火机,正准备点烟呢。

“老板,我回来了。

”巴兰塔恭敬的站在老板贝尔纳多面前,恭敬的说道。

“嗯,听说下午你们和桑切斯的人交火了?”贝尔纳多没有理刘岩和霜生,只扫了他俩一眼,然后就问起了下午的战事。

巴兰塔答道:“桑切斯的人上周丢了一批货,非说是咱们的人给劫了,所以我们就打了起来。”

“打输了?”贝尔纳多脸色阴沉,啪的一声,打开火机,点着了雪茄。

“没输,咱们死了一个兄弟,不过对方也死了两个。”巴兰塔低着头说道。

“打死两个人?谁打死的?”贝尔纳多脸上出现了笑容,似乎有点意外。

“是,是我打死的。”巴兰塔说完,不自觉的看了看刘岩,他知道那是刘岩在暗中搞鬼,可又没明白刘岩到底是如何帮他的。

“不错嘛!巴兰塔,你的身手可进步了不少。”

听贝尔纳多的话,以前巴兰塔应该不怎么样的,刘岩和张霜生心里也有了数。

“老板,这两个朋友救了我的命,如果没有他们,我可能就死了。”巴兰塔不失时机的开始介绍刘岩和张霜生。

“噢?他们怎么救你的?”贝尔纳多饶有兴趣的看着刘岩和张霜生。

巴兰塔就把刚才发生的事叙述了一遍,不过他把自己狼狈的细节都给美化了,当然,他也把刘岩好好的夸赞了一番。

贝尔纳多眯着眼睛听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巴兰塔明白他这个表情的意思,就是对他所说的事半信半疑。

“你叫岩?”贝尔纳多盯着刘岩问道。

“是的,贝尔纳多先生,认识您很高兴!”刘岩礼貌的答道。

“你会医术吗?”

“会一些,是我爷爷传给我的。”刘岩实话实说。

“家传医术?了不起!”贝尔纳多抽了一口雪茄,吐着烟圈,一张沧桑的面孔隐藏在这烟雾当中,让人有些看不清他的表情。

“您过奖了。”

“你来这里是找朋友?他叫什么名字?”

“法尔考,他是个渔民。”刘岩又说了一遍,这个谎言对巴兰塔说过一次,必须要保留下来。

“渔民……可是靠海那片地盘,不是我的,你过去了会有危险的。”贝尔纳多缓缓说着。

刘岩露出为难的样子,叹了口气,说道:“我来之前没想那么多,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既然你救了巴兰塔一命,按理说我也应该帮你,可是地盘的事情,不是我能决定的,大家的地盘都是划好的,你明白吗?”贝尔纳多站了起来,摇头说道,同时让警卫给三人端来了咖啡,这说明他已经接受了刘岩和霜生,把他们当朋友了。

巴兰塔见老板下命令上咖啡,心中高兴,朝刘岩偷偷挤了下眼睛。

可刘岩接着贝尔纳多说了一句话,让在场的人都惊呆了。

“老板,那为什么不把那块地盘给打下来呢?”

贝尔纳多嘴上的雪茄差点掉地上,他咳了一声,说道:“哪有那么容易啊?说打就打?再说了,也没有理由。”

“理由嘛,很好找的,只要想打,还怕找

不到借口吗?”刘岩幽幽的说了一句,他从小就听爷爷给他讲过【三国演义】,印象极深,那里面的权谋之术,在刘岩幼小的心灵中曾经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就权谋术来说,美洲这些人的脑子简直就是蒋干级别的,简单的很。

“找借口?”贝尔纳多盯着刘岩的眼睛,希望他接着说下去。

“老板,您能简单介绍一下沿海那块地盘现在归谁吗?”刘岩问道。

“好,那我就给你讲讲,听说华夏人的脑子都很好使,你可以给我分析分析。”

贝尔纳多见多识广,和其他国家的人打过不少交道,他当然知道,远在东方的华夏历史上能人辈出,朝代更迭更是诞生了很多精彩的故事,所以他想要听刘岩帮他分析一下局势,也许对他会有帮助呢。

贝尔纳多讲的和旅馆老人讲的差不多,但是讲的更详细,而且从他的角度,说了很多不为外人所知的内部信息。

靠海的那块地盘,是弗雷迪的,他是哥伦亚最大军阀桑切斯的小舅子,但是弗雷迪和桑切斯的关系并不怎么好。

据说桑切斯是靠他的老丈人起家的,但是后来靠倒卖 军火崛起,势力急速壮大,远远超过了老丈人的实力,翅膀硬了,就自立门户了。

老丈人的势力被小儿子弗雷迪继承,也就是桑切斯的小舅子,这两家虽然源自一家,但多年不怎么来往。

桑切斯没有仗着自己势力大,而吞并小舅子弗雷迪的地盘,两家相安无事,却也没有任何合作。

刘岩听了,慢慢点头,原来这里面还有这层关系,然后他问道:“老板,那还有一家势力,是怎么样的?”

“还有一家老大叫罗达列加,他的势力是最小的,但他的地盘靠近厄瓜多这个邻国,他的后台是厄瓜多的军方,所以有恃无恐,没人去招惹他。”

至此,刘岩彻底明白了这四家军阀的势力分布,还有各自的背景关系。

说完之后,贝尔纳多笑着问道:“怎么样?你还觉得能说打就打吗?”

是啊,这四伙势力各有优势,其中关系盘综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现在就是在平衡阶段,互相之间只有一些小打小闹,不会发生大规模冲突的。

“当然能打了,就看老板您的魄力了!”刘岩嘴角挂着微笑,意味深长的说。

贝尔纳多见刘岩话里有话,心念一动,指着旁边的座位说道:“坐下,慢慢说!”

老板竟然让刘岩坐下谈?巴兰塔的脸上立刻露出了羡慕的表情,这对于初次见面的人来说,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待遇啊!

贝尔纳多和手下见面,基本上就几分钟,聊完就让手下出去,从来不让手下坐下聊,这是他的规矩,多年以来一直这样,谁也猜不透他的心。

刘岩也不客气,大咧咧的坐了下来,喝了一口咖啡,侃侃而谈。

“老板,弗雷迪和桑切斯虽然常年不来往,可一直相安无事,就说明他们之间默认是同盟了,暂时不能动。”

xiazaitxt